所謂人生 便是取決於 遇見誰
/安東尼


“已經好些時候沒在深夜時上網了,
每次看回以前的博文的時候就在想
什麼時候自己可以寫一部書
裡面裝滿自己年少時期的回憶

而今晚我想起來的是,
那些時候,MSN上的洋蔥頭和他的朋友們
一起勇敢的故事 7.4.2014”



About Me

My photo

20歲。夢想是要買一棟明亮的小房子,有一座小花園。然後自己生活。

這是難得清閒的週六

昨晚差不多是兩點才睡。昨晚做兼職,所以差不多一點鐘到家,淋溫水浴,然後草率地擦乾頭髮,到頭就睡。

第一個學期也差不多要過去。想著自己這樣匆忙地過了十九年,喜歡的事情一樣也沒堅持住。或許那些,也並不是我真正感興趣的事也說不定。總是為了一些自己覺得更重要的理由,拋下一些很美好的事。於是每次習慣快步走在人群前面的腳步,也並沒有顯得有多麼驕傲或多麼值得。

今天可以說是個難得清閒的星期六吧,早上差不多整十一點才起床,錯過了一次預訂好要去與會的講座。待會兒下午四點上班,明天還有一天週日。於是在上班以前,總算有多餘的時間總算容許我在這裡敲敲打打廢話連篇。

有過十分滋養的生活。那是我開始放棄在學業上全力以赴的時候。聽很多冷門的歌,很多時間待在自家的房間裡,沒事幹的下午開著冷氣,躺在地板上聽歌,或者把自己蜷縮在被子裡看電影。也有過一兩次,逃到很遠去。

也曾經很聒噪。我是指生活狀態。向那段十分滋養的生活說再見,頭也不回地跳進油膩膩的大染缸,有時候會氣憤得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話,無數次無數次傷害別人,無數次無數次挑戰別人的底線。

然後我就畢業了。現在還不太清楚自己在人生的什麼狀態。回頭看看以前的生活,不知道是不是該回去,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去尋找自己真正喜歡的事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正在應該走的道路上前進。

偶然聽到小清新的吉他或烏克麗麗,就會想起以前自己學的小提琴。開始學的時候覺得去考試早就為時已晚,現在仍覺得有些遺憾。

於是現在只能聽別人寫的歌,別人唱的歌,寫一些不知所云,偶爾娛樂一下自己。然後下星期準備去游泳。

我又開始了另一段旅程

是多久沒有回來這裡更新了。

隨著年齡增長,已經變成一個越來越instant的人。開學以前,通常沒什麼會用電腦,因為手機和平板都太方便了,我也幾乎成了一個只會劃社交網站的無聊打工族,因為偶爾生活裡小小的驚喜,都會讓我很愉悅。然而開學以後,打開電腦,無非是為了寫報告和找資料,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一個聲音,叫我“嘿,開下blog,寫點什麼吧”了。

4月底匆匆結束兩個月半的打工生活,以一種意料之外的節奏進入新加坡南洋理工學院念學院課程。這其實根本和我原來想像的生活大相徑庭,但似乎又是我手上現有的選擇裡,最適合抓緊的一個。這是一種勇氣嗎,還是一種怯弱,其實我也還不太清楚。知道的是,我已經念了半個學期的課,生活念書什麼的,都還可以。

上半個學期似乎都在蜜月期,時間長卻輕鬆的課程表,多了許多讓人深呼吸的空檔時間。偶爾放學去遊個泳,或吃完晚飯跟著朋友去附近的商場趴趴走,互相分享彼此在課堂上的許多趣聞。然後接近兩個月的慢生活就這樣一點一滴地過。

而忙碌的生活,即將在假期以後開始。目前手上有兩份兼職,還要去社團以及教會的活動,還有很需要努力的學業……吸取高中的經驗,我希望忙碌的生活會讓我變成更好的人。


我只能用稚嫩的文字記錄這個美麗的一周

這週我剛好滿十九歲。

週日于誠恰好拿到兩天連假,安排了週一和我一起吃午餐。週四剛好是我的生日,我們像是平常一樣地談話、說笑,嘗點蛋糕,也滿足了我的小小心願——今年初,我就打算過個平靜而美好的十九歲生日,平靜地度過這一個像是轉大人的階段。

而我對于誠的謝謝是說不完的,無論在什麼時候。

週二台灣秋季班放榜,我似乎是中了最後一個志願——淡江大學英語系。從週二到現在已經數天了,我為此收集了大量資訊,卻依然沒辦法好好地為自己做個選擇。猶記得上中學之前,我在為去念寬中還是鑾中而困擾,但心底的一把聲音卻似乎認定我一定會選擇地區較靠近的鑾中。因此現在走到這個階段,當我回想起當初的決定,就在疑惑,為什麼當初我就不能勇敢一點呢。

六年了,親愛的小孩,你夠勇敢一些了嗎?



工作了一段日子,習慣了這樣生活的調子。週五那天我請了半天假,打算和娉雯等人用過午餐後再回學校。前一天晚上我還特地私訊約了采郡老師——“明天下午回去找你,別亂跑”,回到學校後,打算去過輔導組那處後再去找她,怎也料不到當天下午她恰好沒課。我在漏接一通電話之後再過去找她,她卻已經不在學校了。回電過去,之後的下午還有幸和她一起過,一邊談話、一邊喝咖啡……那個下午,無論怎樣回想起來都會覺得特別溫暖。

對了,週五早上的巴士途中,卓慧還特地打了電話來,“Happy Belated Birthday”,雖然Belated,但是心裡還真的是特別開心。謝謝你卓慧 。還有週四那天佩晶的小驚喜,也讓我好窩心。



今天早上有陰涼的天氣,是屬於自己的時間。我隨手翻了翻《打工旅行,一年實現一個夢》,讀到了樸實卻讓我深深感慨的文字。

然後我安靜下來,寂寂的原野上只有風的聲音。在與世隔絕的地方思念遠方的朋友,這是一種確認自我存在的方式。朋友們還在紅塵裡,終究有一天,我也能夠回到我想要回到的熟悉的過去。

我們曾經是最好的朋友,但現在已經不是了。曾經,這往往是個略帶悲傷的註腳。


寫這篇博文的同時,我還翻看了2012及2013這兩年內我在被窩所寫下的一些博文和心情。那些澎湃,那些悲傷,那些心情,事隔一兩年讀回去,還是那麼地讓人無法忘懷。


——看來我還是沒有真正地長大。


那些曾經讀我的人,如果你不再讀我,也無妨。希望你記得過去讀我的心情。因為你在讀我,我彷佛已獲得安慰。